• 徐國峰 Hsu Kuo Feng

自由、移動與內心生活

阿德勒在《認識人性》一書中有段關於「心理」跟「自由移動」的精彩論述,現在再重讀特別有感覺,摘錄並分享如下:

「『擁有心靈』這件事,我們認為只出現在有移動能力、活著的生物體裡。『心理』跟『自由移動』之間的關係至為緊密。落地生根的生物體幾乎沒有內心生活可言;對它來說也是完全多餘的。我們只要想像一下,如果植物有感覺與思想,對它們來說會是多麼殘忍的事:一方面完全不具備移動的能力,卻在眼看要遭受傷害時沒辦法閃避;或者設想一株擁有理性和自由意志的植物,卻注定不能以這種能力到處活動;它的意志和理性能力將永遠無用武之地,最後只能歸於塵土。」
「於是我們看到,缺少內心生活,是植物和動物最重要的差別所在,它同時指出一個重要的意義,也就是:移動與內心生活的關係。……內心生活的發展是和位移的運動密不可分的;其次,內心的一切進展,取決於生物體自由行動的能力。因為這種行動的能力會刺激和催促內心,要求內心生活的強度不斷升高。我們可以想像一下:假使我們剝奪一個人一切的行動自由,那他的整個內心生活就注定會停滯。」

(以上文字出自阿德勒著;區立遠譯:《認識人性》,臺北市:商周,2017年5月出版,頁42~43)

--


從這個論點看來,心靈的品質也應該跟動作的品質密不可分,高品質的動作即是優異技術。「心」為體,「技術」為用,體用合一,兩者的穩定性與能力高低將同進同退。不只心理愈穩定,技術愈容易練起來;優異的技術動作也會刺激和催促內心,要求「心」的強度也要不斷升高。

兩者都能成長,而且這種成長並沒有生理上的限制。

然而,成長要有足夠的(自由)空間,我想這也是為何阿德勒特別強調「自由」的緣故。

#阿德勒 《認識人性》

#KFCS 耐力訓練系統

#心體力技



KuoFengCoachingSystem, copyright, 2020